Back
Featured image of post 創作者的我如何使用卡片盒筆記法?

創作者的我如何使用卡片盒筆記法?

卡片盒筆記法最近臺灣中文版的書剛出,現在在生產力界非常火熱,但是依據原版書封的寫法《How to Take Smart Notes: One Simple Technique to Boost Writing, Learning and Thinking – for Students, Academics and Nonfiction》,裡面沒有提到可以給藝術創作者可以使用,但我還是躍躍欲試,想把他改造成自己可以使用的筆記系統。

卡片盒筆記法最近臺灣中文版的書剛出,現在在生產力界非常火熱,但是依據原版書封的寫法《How to Take Smart Notes: One Simple Technique to Boost Writing, Learning and Thinking – for Students, Academics and Nonfiction》,裡面沒有提到可以給藝術創作者可以使用,但我還是躍躍欲試,想把他改造成自己可以使用的筆記系統。

我們知道筆記系統的功能不外乎 蒐集資訊、重新組織與連結知識、輸出 等等功能。

對於我們這種創作者或設計師,平常也是要經常蒐集資料,和持續的創作(輸出),愛因斯坦曾說過:「創意就是把不同東西結合在一起,將腦中不同想法、概念結合,就是最好的創意與解決問題的辦法。」,這一點與卡片盒筆記法的宗旨不謀而合,我相信卡片盒筆記法一定是一個對創作者和設計師創作時很有效的方法。

現在我的筆記系統有參考子彈筆記法、P.A.R.A、卡片盒筆記法和常青筆記,試著改成比較適合自己的筆記法,搭配 Noteplan 使用。以下來分享一下我目前是如何應用的。

建議可以先閱讀Noteplan的簡介,了解他的功能再往下讀。

四大功能

我的筆記系統包含 思考空間、日記、資料儲存和專案管理 四大功能

思考空間

思考空間就是我使用卡片盒筆記法的地方,但我有修改用法,我將快閃筆記(Fleet Note)和永久筆記(Permanent Note)合併,並且加上由Andy Matuschak 提出的常青筆記(Evergreen Note)的概念,漸進式的修改每則常青筆記。

我認為筆記的狀態應該是一個光譜,從很碎片的方式到完整的想法,中間有很多不同的階段,而不同的筆記的筆記形態可能也會稍微不同。

一則常青筆記一開始會先從碎片化的筆記開始,我可能會先寫一個問題或是簡單一行字,再慢慢增加內容。

但這邊要注意的還是要保持筆記的原子性,一則筆記只說一件事,超過的話就要再拆分卡片。

常青筆記的標題則是用一句話概述那張卡片在說什麼,未來要互相連結卡片時會很方便,這邊的方式可以參考About these notes | Evergreen notes,我的筆記方式受常青筆記影響很深。

日記

我仍然是使用子彈筆記的條列式筆記記錄我的日記,我自己很喜歡這種紀錄方式。目前搭配 Noteplan 的每日筆記功能(Daily Notes),就像寫實體子彈筆記一樣,我當天收到的訊息都可以迅速的丟進當天的筆記之中,很方便。

我們的生活中會發生什麼事有時候很難控制,所以不是每一天都有時間可以寫日記,我自己是不會逼迫自己去寫,因為我不希望寫日記這件事變得像在工作一樣,寫日記應該要是一個讓自己舒服的空間,只要適時且持續不斷的與他對話就好了。

日記的部分我也可以機動性的改成手寫的形式,因為對於筆記系統其他部分影響不大,為自己保留想換個心情的自由度也是很重要的。

資料儲存

我的文獻筆記採用比較鬆的方式紀錄,因為我發現用卡片盒筆記法裡面的方式很吃力,我吸收資訊的時候有時候不方便做筆記,如果有畫面的話我就會截圖先存起來,並且最少寫上一句自己的想法,或是未來希望能找到這篇文章的關鍵字。

儲存資料的地方因為平常會學軟體,有很多技巧被拍成影片,軟體介面要怎麼操作也不好用文字紀錄下來,於是我就大部分是把影片連結存下來,以免下次要用到時找不到。(一樣記得要打上未來可能會搜尋的關鍵字)

卡片盒筆記法的文獻筆記不適合有些我學的項目,所以要機動性的調整自己的筆記方法。

一些生活會使用的資料,例如健保卡號、寵物的晶片ID等等,也會儲存到筆記系統裡面,需要使用的時候找出來很方便。

專案管理

因為我的工作性質關係,目前我的專案管理只拿來管理我的個人目標,在工作上比較沒有用到。

專案管理採用電腦玩物站長的專案管理方法,將專案相關的資料都放在同個筆記,相關資料從這個筆記連結出去。

最近也開始嘗試電腦玩物站長的將目標筆記當成常青筆記一樣來維護的方法,目前還在測試中。


再來說明一下實務上我是怎麼執行整個流程:

檔案管理

檔案管理使用P.A.R.A和卡片盒筆記法改版,其實不整理也可以,因為我有為每個筆記下標籤來連結筆記,但自己受不了太亂就有整理一下。

分成Index、Focus、Input Note、WorkingLog、Life、Evergreen note資料夾:

Index

索引首頁,從這裡可以連結到所有的筆記入口。

Focus

專門放主要關注中的專案。

Input Note

我將卡片盒筆記法中的文獻筆記改稱為 Input Note,因為我認為所有 Input 來源都是知識,例如Youtube、Podcast、小說等等,不是只有書才是知識的管道。

WorkingLog

專門放與專案有相關的檔案。

Life

我的個人興趣,想長期研究的領域,想儲存的個人資料都會放到這邊。

Evergreen Note

專門放我的卡片盒的常青筆記的地方,裡面會寫下我自己的觀點和想法,思考空間就在這裡發生。

使用流程

輸入(Input)

我會先將自己在任何地方得到的知識寫成一張 Input 筆記(文獻筆記)的卡片,並把文件放在Input note的文件夾。我在這邊有時候只是在 Input 筆記(文獻筆記)寫下對他的想法,依照狀況而定,有時候也會用條列式的方式把看到的重點記錄下來。

標題我會用自己的話去描述那則筆記的內容,卡片內會附上出處,如果是電子書我會複製引用我有感覺的句子,下面再寫上自己的想法。

想法不用很高深,有時候我也只是記下自己的喃喃自語,重點還是放在自己是要與自己的筆記對話,不用有壓力。

筆記間的連結很重要,除了在加入新卡片時要想怎麼連結,我會建議有空檔的時候也可以打開自己的常青筆記,多逛逛,看看有沒有什麼新想法,有的話一樣趕快記下來,沒有的話也可以檢查自己的筆記,稍微整理調整一下,並且思考卡片互相可以如何連結。

輸出(Output)

空閒時間看著自己的文獻筆記,如果有什麼想法就寫成常青筆記,不會逼迫自己要一鼓作氣全部寫完,有時候可能只是先把標題打好,tag下好,就先放著了,之後再來補完。

常青筆記的原則可以參考About these notes | Evergreen notes

積累到一定量的卡片後,就會在卡片之間發現脈絡,像我現在這篇筆記系統的文章也是慢慢累積出來的,過程相當有趣。

將筆記系統的常青筆記拿出來寫成一份文章,就完成一個完整的輸出流程了。

補充:Maps of Content (MOCs)

當卡片越來越多,我們可以為每個主題建立一個 MOC,他就像索引卡片一樣,不同於標籤系統和連結系統, MOC 可以輔助你用你自己的方式去整理資料,相對有彈性,例如畫畫的 MOC 我就分成組成畫面的元素:草稿、線稿、角色、背景和風格等等來整理我的連結。

詳細可以參考這篇比較不同分類法的文章。


使用我的筆記系統後的心得

我們要的是思考,而不是一個單純存放知識的知識庫

卡片盒筆記法的盛行,吹起了一陣關於知識管理的風潮,但也因為介紹這個方法的書沒有在實際操作的部分說得很清楚,也讓我苦惱要怎麼在我的筆記系統中實行。

直到我試著去思考我的筆記系統最終目的是什麼,我是想要一個可以輔助自己思考、寫作、記錄生活和專案管理的筆記系統。

通常大家對於筆記系統(第二大腦)都有個誤解,那就是單純要讓他幫助我們儲存很多資料,但是實際執行後,大家會發現其實我們實際存下來的資料,我們是很少去看的,這樣其實筆記系統(第二大腦)就沒有為我們所用,筆記系統(第二大腦)應該是要「輔助我們們思考」,除了儲存資料之外,我們可以慢慢的去修改、發展自己的思考,例如我在調整我的筆記系統時就發生了相當多的迭代與思考。

我的筆記系統是為了輔助我創作

我的筆記系統調整換代很多次,我實行了非常多年的子彈筆記法,但他有個缺點就是在靈感蒐集的整理很不方便,因為是手寫,即使有寫索引,要搜尋還是非常不方便。最近幾年我也一直在調整自己的筆記系統,也因為我最近的生活留了比較多的時間給創作而不是工作,所以才會想使用卡片盒筆記法,希望藉由這個系統能輔助我的創作。

了解自己的筆記系統是為了如何幫助自己

筆記系統(第二大腦)是數位化時代很重要的一個概念,網路上有很多人分享自己的第二大腦的筆記系統是如何建構,但我們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個體,有一千萬個人就會有一千萬種做筆記的方式。在執行自己的筆記系統(第二大腦)時,我們可以多想想自己做筆記是為了什麼?也許是專案管理、記下自己會忘記的事或讀書筆記等等,根據這個目的,我們再來設計一個屬於自己的筆記系統(第二大腦)。

筆記系統是演化的過程,也是不停累積的過程

筆記系統會因為時間與生活的需求而不斷被演進,筆記不是一寫下來就結束的事情,我們做筆記同時也在進行不停的累積,我們也隨時可以針對內容與系統進行修改,這個過程是很有趣的,我們會對這些累積下來的筆記感到有成就感。

筆記有記總比忘記好

有時候會覺得好像自己記筆記都沒有用到會有點沮喪,但總是在某些瞬間會發現,還好自己曾經記下筆記,例如身體出狀況時,慶幸自己有筆記最近幾天吃的東西,才可以觀察自己身體發生什麼事,又比如最近工作上老闆要我做一個特效,慶幸自己在半年前有存起來一個特效的做法,不然自己又要頭痛該怎麼生出這個東西給老闆。

盡情的將筆記記錄下來,沒人說的準未來會在什麼時候用到,有記總比忘記好。

Input Note 特別多

在做筆記的過程中,我發現 input 筆記(文獻筆記)會比較多,這樣是正常的,因為現在時代與以前不同,資訊來得很快,不用因此覺得自己有哪裡做得不對。

常青筆記就慢慢寫就好,不用有壓力

承上個心得,相比 input 筆記(文獻筆記),常青筆記數量會相對比較少,這也是沒關係的,不用有壓力,要記得筆記系統是來幫助我們而不是給我們壓力的,像我到現在為止也沒有寫非常多則筆記。至於內容也不用限制自己在某個框架下,我甚至連自己研究出來的 Procreate 筆刷也寫成常青筆記。

總結

創作者也是需要以知識為基礎來創作,所以我認為卡片盒筆記法這種連結知識的筆記方法一樣也會很適合創作者,很推薦給跟我一樣喜歡做筆記的創作者一起來使用這個方法。

所有筆記方法最終還是回歸到自己需要什麼樣的筆記,永遠記得自己的需求才是真的要考慮的重點,不一定要完全照抄別人的方法。

訂閱以獲得最新消息

* indicates required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Happy with my Blog.
Built with Hugo
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